Warning: include_once(D:/config/imagebody.php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:\wwwroot\www.6hutong.com\web\17mb\class\function_xue.php on line 63

Warning: include_once(): Failed opening 'D:/config/imagebody.php' for inclusion (include_path='.;C:\php\pear') in D:\wwwroot\www.6hutong.com\web\17mb\class\function_xue.php on line 63
第九十五章_不再逃避(ABO)_经典小说_笔趣阁

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再逃避(ABO) > 第九十五章

第九十五章

第九十五章

        疼痛,剧烈的疼痛,仿佛要将整个人撕裂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不是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为什么耳边依旧有那轰鸣的枪声,为什么会闻见刺鼻的硝烟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可能,蠢货。”这是“父亲”最后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那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,一直如此,那充满恐惧的双眼,将自己视为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会喜欢一个“怪物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李芜悦渐渐睁开了眼,本以为自己的良知早已不在,变成一个冷血的怪物。没想着还会体会到苦涩的心境,还会感到悲伤,只可惜已忘记了如何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睁着一双麻木的眼,盯着某处,时不时的眨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胸口的酸涩和腹部的疼痛纠缠在一起,生出一种扭曲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勉强撑起身,四周是陌生的;看着装潢要比之前寨子里住的小破屋好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杜鹃端着微微冒出热气的水盆走进来,她刚跨过门槛,见到醒来的李芜悦时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注意到李芜悦望着自己,她只是顿了一下,随即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来,眼神含爱,嘴角带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什么都没说,只是这一个笑,却让李芜悦心中生出的扭曲之怒莫名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芜悦目光跟随着她,见她来到自己床边坐下,将热水盆放到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饿了吗?”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回复她的是无声的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先帮你擦身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杜鹃去挤手巾时,李芜悦顺从的将薄衣的带子解开,衣裳下滑,上身变得赤裸。李芜悦没觉得羞耻,反倒是杜鹃先害羞了起来,抓着布巾的手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应过来李芜悦光着身子会冷,才敢开始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芜悦低头看着温热的布巾在自己的身子擦过,自己的皮肤是白皙娇嫩的,宛若新生。没有那些狰狞丑陋的伤疤,只可惜……纱布包裹下的那里,已经生出了一道丑陋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像离原本的“李芜悦”越来越远,反倒是朝着那个可怕的“怪物”越靠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她眼神变动,目光再次落到杜鹃那些热巾的手上,顺着手臂而上,看着她的脸;她紧抿的双唇,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心疼和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芜悦的伤口又渗血了,将她昨日刚换的纱布又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鲜红色犹如针一般刺痛着李芜悦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什么超人,也没有什么钢铁之躯。光靠着过人的技巧是不足以撑过一次次危险的任务,运气好时毫发无损,但是运气不好时…这刺眼的鲜红色便会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得那是一个平静的夜晚,意外的变故打乱了她的计划,哪怕尽力随机应变,她还是不可控的受了伤;在夜色下狼狈的回到家。在她处理伤口时,那个女人从卧室出来,看到鲜血淋漓的自己,只是一下,她又走了回去,还将门也关上,就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担忧和心疼,有的只是惊讶和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芜悦拦住杜鹃继续在她身上擦拭的手,“我想休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杜鹃看着她有点错愕,但还是带出一个笑,将东西收拾好,“那你好好休息。”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杜鹃把水撒在院里,又甩了甩盆将剩余的水弄干净。转身欲走,正巧碰上刚回来的知县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县喊住她,两人在院子寒暄了一会儿。得知李芜悦醒了,知县先是大喜,没一下却又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(糙汉H)